【建校70周年特辑】桃李篇⑪|宋春丽:在电影学院“明星班”的日子

【建校70周年特辑】桃李篇⑪|宋春丽:在电影学院“明星班”的

编者按

宋春丽

宋春丽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19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,国家一级演员、中国电影表演学会副会长。主要电影作品有《正骨》、《万家灯火》《咱们那些日子》、《相伴永远》、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、《九香》、《女囚大队》等。主要电视剧作品有《便衣警察》、《风雨丽人》、《红岩》、《浮华背后》《娘》《毒刺》《大地情深》《延禧攻略》等。曾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、最佳女配角奖、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、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等众多奖项。

在电影学院“明星班”的日子

宋春丽

“我是北京电影学院‘明星班’毕业的!”我经常这样自豪的跟别人说。

真是这样的,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北京电影学院有这种缘分。这要感谢学长吴贻弓导演,感谢那次电影《姐姐》的拍摄。

宋春丽主演电影《姐姐》剧照

八十年代初,我因饰演了长影《张铁匠的罗曼史》中的小寡妇李大翠,在圈里得到了认可,一下子有包括《姐姐》在内的六七部电影来找我,我就问当时的邻居郑洞天老师,我上哪个?郑洞天老师说:你熟悉什么样的生活,你熟悉什么样的人物,你就上哪个戏。于是我选了《姐姐》。因为我是个军人,我熟悉姐姐这样的红军战士。

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同学合影

八二年初我接摄制组通知,随主创人员到大西北,他们选景,我体验生活。我们大家坐在一个面包车上,沿着当年西路军的足迹,一路西行,早出晚归。整整半个月的时间。摄制组把电影学院的倪震老师也请来了,在车上大家兴奋的交流着有关电影的话题,交流着如何拍摄这部散文诗风格的电影,车上就我一个女同志,就我一个听不懂上海话,我像个傻子一样地坐在车尾的角落里,似懂非懂的听他们聊“电影的哲学”,聊“如何使色彩和环境成为这部影片的造型元素”,聊“诗电影”,聊“这部戏的剧本和表演”。我记得倪震老师用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:“这是电影”,又用手挨着这个圈划了一个圈“这是美术”,又划了一个圈“这是摄影”又划了一个圈“这是表演”。就这样他挨着电影那个圈划了好几个圈,然后他说“这个主要的圈是电影,其他挨着它的这些圈就变成了电影的范畴了,电影的美术,电影的影像,电影的表演。在创作的时候你们要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意识,电影的意识,因为电影是造型的艺术,是蒙太奇的艺术。”听不懂,完全听不懂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门外汉!

85级 表演干部专修班业考试

有一天,倪震老师问我看没看过《罗生门》,我摇摇头,问我看没看过《铁皮鼓》,我摇摇头,问我看没看过《远方的召唤》,我摇摇头,他随口说了一句“那你平时在家都干什么呀!”就这一句话,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无地自容,丢人啊!号称自己是个电影演员,可什么是电影都说不清楚,平时也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!真是的!整天都干什么了!那一刻我萌动了该到电影学院听听课的念头。

学生时期宋春丽练习声乐

《姐姐》开机了。我的第一场戏是荒芜的田地里,插着孤零零的一个犁杖,姐姐走过去抚摸着犁杖,耳边响起父亲的话“丫头子,抬着头往前看……”。全景近景都一遍过了,我意犹未尽,磨磨唧唧的找导演想再拍一条,导演问为什么,我说情绪还能再好点。导演说:“你是不是觉得眼泪没流下来?”我点点头。导演说:“可我觉得已经可以了,要知道电影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接起来的,还有光效,还有荒凉的田野,还有音乐,还有画外音,一起帮你表演,观众已经理解了,不需要你再加强表演了,再加强可能就过了”。最后他大声说:“小宋,你不要在镜头里试图告诉观众你是一个好演员!”我傻傻的看着导演: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你要有这种意识,你就会下意识的在表演中加码,在单个镜头上很过瘾,将来接起来就没法看了!”。出于对导演的尊重,我被动地服从了,后来无数个事实印证了导演是对的!还有一场戏,傍晚,我和小号手趴在山坡上,看着缓缓西下的落日,小号手说“看,落下去了!”我一字一句信誓旦旦的说“明天还会升起来的!”。导演立刻喊停,跑过来说:“不要那么使劲,淡着说,像平时说话时那样说!”我松下一口气,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,导演兴奋的喊:“过!”这一次我没觉得被动,因为那一霎那我理解了导演,只是这种理解还没变成自己下意识的主动。在后来看片子时:火红的晚霞映照在姐姐和小号手的脸上,镜头缓缓地横移,远处飘着淡淡的音乐,小提琴和军号声相互应答着,此时晚霞,落日,音乐,和我们淡淡的喃喃的低语,都在表述着什么。看到这里我流泪了,回头看看其他人眼里都闪着光……这大概就是当时他们在选景的面包车上聊的“电影的整体造型”吧!此时,我脑海里喊出一个声音:我要考电影学院!是的,我要考电影学院,我要知道什么是电影,我要知道电影的造型和演员的表演怎么有机地结合起来!

法国著名演员拉芳在为表演系干部专修班上课

我真的是幸运的,机会还真的来了!

北京电影学院要为各电影厂的明星们创造一个回炉的学习机会,举办一期干部进修班,对外俗称明星班。我义无反顾地报了名,经过专业课文化课的各种考试,我如愿地被录取了,于是我满怀信心地开始了我梦想的大学生活,开始了我的要从被动变主动的表演创作的学习积累,那年是一九八五年,那年我三十五岁……

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学生在 校门口合影

1985年9月夏衍与表演系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学生 座谈后合影

大学生活真好,我一下子感觉自己年轻了,我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一切,我们放肆的在练功房毫无羞涩地跳着宫廷舞、交谊舞,训练着肌体的灵活和气质,我们认认真真的听倪震老师、郑洞天老师,讲电影美学课,听周传基老师读解电影《魂断蓝桥》《公民凯恩》,听师范大学请来的韩教授讲中国文学史,听北大戴锦华老师讲电影分析,还有电影的哲学课,中外电影史课,每天我们都会拿着笔记本,奔走在各个教室。那两年我几乎看了我一生的电影,中国的,外国的,历史的,现实的。只要你想看,几乎每天都会有电影看。但我最头疼的也最喜欢的还是表演课,我们从最基础的当众孤独,最基础的真听真想真看真感觉开始训练,到小品,片段的演习,直到最后公演的《赵氏孤儿》《夏日烟云》两台大戏。我们全班都住校。开始是在朱辛庄,后来到了新校舍,我们北京的同学每周可以回家,在回家的公交车上,是我构思小品最好时候,小品《冬泳》《保姆》《理发员》等。都是在345路公交车上完成的,这些小品都为我日后把握人物的感觉做了有益的积累……

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同学练功照

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同学练功照

我们赶上了电影批评的好时候,大家可以毫无顾忌的宣讲自己的观点,电影学院又是一个可以各种风格,各种流派,各种学派的电影哲学,电影美学,互相关照的地方,这促使我们不断的思考,不断的进取。在这里我真的看上了电影《罗生门》《铁皮鼓》看上了《远山在召唤》,同学们激动地分析着高仓健的表演,兴奋的分析着《罗生门》导演的手法和意图。我们每个阶段都会有汇报演出,大家自己化妆,自己找服装,自己做道具,啊,那真是一个永远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啊……

宋春丽与唐国强在小品练习汇报中

毕业之际,郑洞天老师为我们班创作了一部电影《鸳鸯楼》,让我们班22个同学都有展现的机会。我和郭凯敏一组,他演一个画家,我演他的妻子,一个世俗的女人,为了体现她的俗气,郭凯敏给我想出了个小动作:边说话,边拽拽自己的内衣带,这个小动作,在当时还不太开放的年代,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鲜明的体现了一个拈酸吃醋的世俗女人。这个人物为我赢得了那年金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奖。那年我还拍了一部电视剧《便衣警察》,我演严君,这部戏我赢得了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奖。那年我完成了毕业论文《试论电影演员的直觉表演》,发表在电影学院当年的校刊上,那年是一九八七年,那年我三十七岁……

85级表演干部专修班试后合影

电影学院毕业后,我迎来了创作上的黄金期,从电视剧《风雨丽人》《红岩》《浮华背后》到电影《烈火金刚》《下辈子还做女子》。直到九六年,我因电影《九香》夺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。2001年,我因电影《相伴永远》第二次夺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。因电影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夺得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。以及拍摄的很多观众熟知和喜爱的影视剧《娘》《毒刺》《大地情深》《延禧攻略》等等,这些有机遇的因素,更因有在电影学院两年的学习积累,这些学习和积累使我更明确了,一部影视作品,风格制约着表演,真实的去感受生活中人的真实面貌并给予鲜明准确有分寸的体现,永远是不变的表演规律。

宋春丽凭借影片《九香》荣获第1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

宋春丽凭借影片《相伴永远》第二次夺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

我留恋电影学院那段学习时光……

我感谢学院的各位老师们……

我想念八五班的同学们……

祝贺北京电影学院七十周年庆典成功!

七十年

文 | 宋春丽

责编 | XX

审核 | LH

版权声明:文字及图片的版权归属北京电影学院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,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

本文由看吧影院收集和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看吧影院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看吧电影网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看吧电影院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。

© 2020  渝ICP备20008241号-1   联系方式:351074791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